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点

养蜂人当城里人为夏夜的溽热辗转反侧节能

2020-10-21 来源:

养蜂人

当城里人为夏夜的溽热辗转反侧时,养蜂人早在星月之下的窝棚里盖着被子入睡了。风把露水的凉气收入山谷,三伏之夜,凉可砭骨。在城里所谓桑拿天的早晨,养蜂人于黎明仍然披一件薄棉袄。人多的地方发热的是人,人少的地方清凉来自草木。

早晨的白雾退去,茂密的苜蓿草里露出蜂箱的队列,褐色的木头被露水打湿。蜜蜂等待阳光照亮山野之后才飞出箱子,露水打湿了花蕊,蜜蜂下不了脚。露水干了,太阳把花晒出了蜜香。

养蜂人戴着眼护帘的斗笠,开始放蜂、取蜜、换蜂蜡,蜜蜂成团飞在空中。齐白石画蜂以清水晕染蜂翅,每每说 纸上有声 。对蜜蜂小小的体积而言,它发出的噪声相当大,跟小电风扇差不多。嗡嗡之声和里姆斯基 柯萨科夫的《野蜂飞舞》并无二致,野蜂的翅鸣更大。

养蜂人穿的衣服并不比麦田稻草人身上的衣服更讲究,比草木的颜色都暗淡。在山野里,劳动者比草木谦逊。山野是草木的家,人只是路过者。没人比养 蜂人更沉默,语言所包含的精致、激昂、伪诈、幽默、恶毒和优美在养蜂人这儿都没有了,语言仅仅是他思考的工具,话都让蜜蜂的翅膀给说完了。

养蜂人从河里汲水,在煤油炉上煮挂面,没有电视。我一直想知道十年不看电视的人是什么样子,他们的心智澄明。电视里面即使是最庄重、最刻意典雅 的节目,也是造作的产物。电视对一切都在模拟,不仅在模拟,连真诚也是模拟和练习的产物。而养蜂人一生都围着蜂转,心中只想着一个字:蜜。

天天想蜜的人生活很苦。他们被露水打湿裤脚,在山野度过幽居的一生。他们知道月上东山的模样,见过狼和狐狸的脚印,扎破了手指用土止血,脚丫缝 里全是泥土。他们熟悉荞麦地的白花,熟悉枣树的花,熟悉青草和玉米高粱的味道。他们身旁都有一条忠诚的老狗;他们把一本字小页厚的武侠书连看好几年;他们 赚的钱从邮局飞回老家;他们不懂流行中的一切时尚;他们用清风洗面,用阳光和月色交替护理皮肤;他们一辈子心里都安静;他们所做的一切是换来蜜蜂酿的、对 人类健康有益的蜂蜜。

媒体说,几乎所有的蜂蜜都是假的,用白糖和陈年大米加化学添加剂熬制而成。

可是蜜呢?蜜去了哪里?没人回答这个问题。

磨刀人

水让刀成了磨石的臣民。

我在边上的市场见到磨刀人,觉得离童年又近了一步。我第一次见到磨刀人围着脏帆布的围裙、戴老花镜在四脚长凳上磨刀,是在昭乌达盟公署家属院。

我看到他扛着四脚板凳奔走,边走边吆喝。他把板凳放下,骑在上面,磨一把刀。

磨刀人磨过盟公署家属院所有人家的刀。豁齿的刀,不再找他磨,剁喂鸡的萝卜缨子。磨刀人把菜刀扁按在磨石上,只三个手指就把刀按得无法翻身。 嚯、嚯、嚯 磨刀声像一首小曲。我盼他把我家的菜刀磨得雪亮,拎手里挥舞如银链,夜里也放白光。

磨刀人在意的是刀刃快不快,他不管亮不亮,磨一会儿,用拇指肚试试刀口。磨刀人不想让刀太锋利,非不能也,而不为也。最锋利的刀适合刮胡子 胡子很顽固,其柔其韧让刀茫然。再锋利的是手术刀,割肉要快(不我向白影凡和琉璃倒下的方面缓缓的望了最后一眼快太缺德),次之是切菜刀。

盟公署家属院慧聪的营收和净利润同比再次出现大幅上涨的菜刀于我之童年不刮胡子、不做手术,连切肉都罕见,没肉。家属院解嘲的话叫: 想吃肉往自己腮帮子上咬。 街上无肉卖,干部不许养鸡鸭猪狗,没肉挨刀。

我们的刀是切菜的,大白菜刷刷刷,苤蓝疙瘩刷刷刷,玉米面发糕切成三角形。最奢华的时刻来到了 春节,公家供应每户三斤白面。除夕各家包白面 饺子,刀切面剂子、切面条。刀在湿面上一下一下切下去,面剂子满案翻滚,遍身薄粉。没等吃饺子,见到面剂子已感幸福。刀切面条如造工艺品,面饼叠成四五层 被切成条,手拎起来似乱蛇挂树,这就是面条,现谓手擀面。彼时面条皆手擀,只有北京人才吃机制挂面。挂面为何名之为 挂 ,不清楚。或许机器压出的面条要 挂一下见风,免纠结。

面是刀切的。刀的钢刃在面坨上一咬一段,看出它比白面厉害。白面在那时的中国已经很厉害,不是所谓干部,过八个春节也吃不上白面。农民看别人吃 白面都看不到,村里没人表演这么奢侈的节目。刀把白面切成条,切成面剂子。之后,刀傲慢地到一边躺着歇着去了。擀面杖到面案上表演前滚翻和后滚翻,把剂子 压成饺子皮。在其余的岁月,刀接着切白菜、角瓜和窝瓜。刀想切肉切鱼,但无肉无鱼。

刀在我们家属院其实不需年年磨,我妈出于虚荣心,每年在过年前都请磨刀人磨一下刀,暗示吾家在逝去的一年或可切过肉。刀切白菜萝卜甚至面条,都用不着磨,刀刃钝不了。

磨刀人站在我家红松木板的栅栏前,放下板凳,倒骑之上,手沾茶缸里的水,滴洒刀上,刷刷磨。灰色的水流从磨石淌下,带走了一部分钢和铁。我妈梳 两根大辫子,攥着一毛钱看他磨刀。不一会儿,围观的人渐多,有人手里拎着自家的菜刀。他们像我妈一样虚荣或不虚荣,要在春节之前磨一磨刀,像扫一扫房子、 擦一擦玻璃。

刀咬住磨石的肉不松口,磨石用谦让削薄了刀的刃。磨好的刀在一韭叶宽的窄条上闪着精光,这是刃。其余部分是刀的后背和腰。我妈接过磨好的刀,掂 了掂,其实刀磨得快不快用手掂不出来。她把一毛钱付给磨刀人,他把钱揣进胸兜,用眼睛扫其他拎刀的人。那时刻,磨刀人是个人物。

铁 匠

早上醒来,一个想法钻进脑袋 我想当铁匠。当铁匠多好,过去怎么没想到呢?

在铁匠铺,用长柄钳子从炉中夹一块红铁,叮当叮当地砸,铁像泥一样柔韧变形。把铁弄成泥来锻造,是铁匠的高级所在。暗红的铁块烧透了,也蒙了。砸吧,叮当叮当。

铁冷却了,坚硬了,也不红了,以暴雨的节奏打击,那么美也那么短暂。那时候,铁是软的。

用钳子夹着火泥向水里一探, 刺啦 一声,白雾腾焉。这件事结束了,或完成了,这像什么呢?真不好形容。这是一种生命扩张与凝结的感觉。

而铁匠,穿着白帆布的、被火星儿烫出星星般窟窿的围裙,满脸皱纹地向门口看 门外的黄土很新鲜,沿墙角长一溜青草,远处来了一个骑马的人。

历史上,铁是强力的象征。《旧约》上说: 以色列整个地区未发现铁匠,因为腓力斯坦人说,免得希伯来人制造剑和矛。 在非洲,冶铁是宗教仪式的 中心,安哥拉人在冶炼时,巫师把神树之皮、毒药和人的脑浆放入灶穴,当拉风箱的人开始工作时,伴有歌唱、舞蹈和羚羊的粗野音调。

在苏丹西部,铁匠像祭司一样得到国王的保护。而在北非,铁匠可怜地处于受侮辱的最底层,正如西藏的铁匠被视为最低等级的成员,因为他们制造了屠刀。而布里亚特 蒙古人认为铁匠是神的儿子,像骑士一样无比光荣。

铁匠是刀的父亲、犁的母亲。在人类的文明史或杀戮史上,铁匠比国王的作用更大。不说刀剑,一个小小的马蹬便能带来版图的延伸。

铁匠所以神奇或另类,因为他们面对的是古代人类最为敬畏的两样东西:火与铁。铁匠铺如同产房,在火焰中催生奇特之物,从车轴到火镰。布里亚特人的萨满仪式唱到:

你们这九个 波信陶 的白色铁匠啊,

你们下降凡间,你们有飞溅的火花,

你胸前有银做的模子,你左手有钳子,

铁匠的法术多么强大啊,

你们骑着九匹白马,

你们的火花多么有力量!

漆黑的铁匠铺里的 铁 味,是锻击和淬火的气息。炉火烤着铁匠,他的脸膛像通红的铁块一样光彩焕发。在太阳下,铁匠的脸黝黑,像塑像。

来宾白癜风医院在哪
尿路感染
肝纤维化吃护肝片管用吗
友情链接
西安旅游网